瓶花/中篇连载《沉默者的通行证》#3

*补档


#3

解雨臣发出一声闷哼。

“醒了?”

“不,我一直在看东西,”我举了举手机,“刚看完。”

“我还好心地帮你盖了件外套。”

“一件只能从脖子遮到我腰的外套。”

吴邪恶狠狠地笑着从解雨臣身上抢回他的外套。他总是起得很晚,解雨臣在吴邪醒来的两小时前就拿起手机看喜欢的作者昨晚新更的博文,然后听着吴邪起床,下床时把他身上唯一盖着的被子的一角不小心拖走,接着吴邪犹豫着看了看外面的阳光,随手给他盖上了件皮外套,把被子拿出去晒了。不过解雨臣的确在吴邪可能看他时装睡了一会儿,因为他们约定谁先起床谁就准备早餐。吴邪做的三明治里的煎蛋很好吃,解雨臣只吃过三次,他总是醒太早。

“小哥来信...

2018-11-13

瓶花/中篇连载《沉默者的通行证》#2

*补档


#2

虽然做好了持久战的思想准备,但当张起灵告诉解雨臣他根本没有计划的时候,解雨臣还是忍不住想去揪他领口,终于是忍住改成了用力一把拍了他肩。

张起灵移开了解雨臣的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那你告诉我,现在你看下来第一步怎么走?”

“让核心人物判刑。”

“看来你还是有计划的,再具体一点。”

张起灵想让解雨臣作为自己的门面负责所有外交工作,尤其是与警方或者说是所有白道的外交。此前这件事没有特定的人负责,只是有人在需要的时候向张起灵要些资料然后去与警察叔叔们谈判也好喝茶也行,如果能让解雨臣一个人负责这事,把警方与Muse的来往情况拦截在解雨臣一人这里,那自然为之后的行动...

2018-11-13

瓶花/中篇连载《沉默者的通行证》#1

*补档


#1

在上海虹桥机场的附近有一家门面极小的俱乐部,门口没有任何表明俱乐部性质的招牌,连随便用油漆涂一下的“俱乐部”三个字也没有。来者站在一人宽的门口只能看到通向地下的水泥楼梯,也许再晚一点还可以听到地下隐约传来的重低音。

解雨臣来的时候下着雷雨,重低音被雨声彻底盖过,楼梯便显得死气沉沉,像是通往一个没有看守的地牢。

他已经在马路对面等了半小时,为了观察进出这里的都会有什么人,但人流量很小,至少这半小时里为零,只有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来透气,是穿着各色紧身裤的青年甚至少年,头发的颜色能凑出道彩虹,他们讪笑、嘴里叼着555、喷Hermes Parfums、朝解雨臣吐着烟圈。

他不...

2018-11-13

求推手书用曲

有没有谁有推荐的雷卡手书用曲????随便什么风格你觉得适合手书都行求推荐啊啊啊啊啊!!!!

我实在没找到合适的,喜欢的很多人用过了不想再用重复的了,个人想做燃系的,但其实也随便【其实就是随便

2018-11-09

我现在脑子里全是……

审讯室里明智一枪崩了莲之后,伸手刚打开门,就被莲从背后伸过手来拉着门把又关上了(而且因为明智也握着门把,所以莲的手是覆在明智手上握着门把?),然后我们的侦探瞬间愣住,“不,不可能?”,这时枪已经在莲手上了,他用枪抵着明智后脑随便说上一句,比如“刚才开枪的时候真是毫不犹豫”或者“骗了我那么久,我该礼尚往来了”,然后就是明智挣扎着与莲空手肉搏那么两三下,最后被莲压在桌子上——接着是审问室车车,结束【


我好想看车啊啊啊啊

2018-11-06

雷卡/《稍纵即逝》#9

*近未来,人xAI

*前文合集里找哦


#9 Being Human 上

也许是卡米尔的一番话确实起了作用,或者雷狮自己想通了什么。最后他在墓碑前紧紧抱住了卡米尔,但那一瞬间,卡米尔却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被雷狮摁进墓里,然后告诉他死者不该重现于世。


幸好雷狮逐渐用行动打消了卡米尔噩梦般的遐想,他开始直面自己的冲动消费,明目张胆地粘着他,把他完整地安排进自己的生活作息中,自然而然的晚安吻和肆无忌惮的肢体小动作。有一次在画室,卡米尔感觉到雷狮差点就要和他做最后一步……雷狮当模特的时候经常坐不住有所走动,他难以置信地在模糊的记忆里回顾以前卡米尔究竟是怎么把雷狮画完的。


卡米尔渐...

2018-11-01
1 / 32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