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稍纵即逝》#3

*近未来,人xAI

*科学是建立在无数前者的基础上发展的,所有设定皆有一定参考

小广告:雷卡插图本&吧唧正在预售中XD


设定补充:

  1. 视界系统:

    需要和移动终端配合使用,包含VR技术的硬件外设。它的形式是类似于滴眼液的电子液,滴入眼中就会形成一层薄膜,成为显示屏,使用者便可以在自己的视界范围内看到系统界面。需要每周重新滴入电子液补充,体感上没有任何感觉。


#3

雷狮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刚过零点,这个时间还没破他最晚回家记录,但一年也有不了几次这样疯狂的加班情况。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厨房灯亮着,以前卡米尔先睡的话也总会给他留着厨房灯。

 

家庭系统识别到他进门后便响起了“欢迎回来”的语音,卡米尔去世后雷狮又把这提示音打开了,直接选用的默认女声。

 

这会儿听到时他愣了一下,因为声音不算轻,他担心会不会把卡米尔弄醒。他朝两个卧室门看了一眼,小卧室那门是关着的。转念一想,觉得卡米尔估计是进入休眠状态了,正常来说不到设置的休眠结束时间便不会醒来。至于明明已经说了大部分时候都是一起睡在大卧室里,卡米尔却还是义无反顾躺到了小卧室的单人床上,单纯点想也许是因为那么模凌两可的指令AI分析不了太深,而选择了句子里的前者;如果不那样刻意找理由的话,大约就是因为卡米尔担心雷狮一时半会儿还不适应自己,更不适应和自己同床共枕。

 

要验证卡米尔究竟怎么想的很容易,明天早上雷狮打算问一下他为什么睡在了小卧室,如果是后者,那卡米尔估计会回答“知道大哥回来晚,担心睡在大卧室影响大哥做事情”之类的。

 

他走到小卧室门前想进去看一眼,握着门把的手率先转动了半圈,但却没有立刻推开,雷狮就这样皱着眉在黑暗中站了好一会儿,厨房暖白的灯光刚好在他脚边隔断。他脑子里全是卡米尔睡着的样子、被加班到家的他吵醒的样子、明明困得睁不开眼却还口齿不清地说着欢迎回来的样子、翻身的时候露出一截腰的样子,或者偶尔装睡,等雷狮躺下后突袭跨到他身上的样子……

 

雷狮手捂着脸,呼吸有点乱,眼泪从他指缝经过划到下颚,最后滴落到地上。他慢慢放开了手,放弃了进小卧室的念头,拖着脚步进了浴室。

 

 

第二天是周末,雷狮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推开门发现卡米尔正站在门口抬着手打算敲门。

 

“大哥,早,”卡米尔愣了一下,但恢复得很快,“我买了中饭,应该快送到了。”

 

“哦,”见卡米尔转身走开了,雷狮装作随意地问了他一句为什么睡在小卧室。

 

“因为昨天你回来得晚,怕你拿东西不方便。”

 

……果然。

 

说完卡米尔就坐在餐桌边,看着雷狮走进卫生间洗漱。雷狮还没有给他下行动命令,刚才想去叫雷狮起床,也是因为醒来之后实在等了太久,根据以往记忆卡米尔都会在午饭之前叫醒雷狮。

 

 

“好了,说明书里说要尽早测试你的所有……所有性能,除了你自测的那些,还有什么吗?”

 

饭后雷狮收拾了桌子,接着郑重地把卡米尔拉到客厅中间,和他面对面站着,重新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你可以代替那份密密麻麻全是字的说明书吗?”雷狮虽那么说着,但还是在终端上点开了说明书。他感觉到自己情绪平稳了很多,至少已经能和一个AI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果然人加班到半夜才回家就是容易悲从中来。

 

卡米尔认真地嗯了一声,“其实不用太刻意,一起生活几天自然就能知道各个系统是不是有问题。”

 

雷狮想了想,好像也是,点点头又朝房间一指,让卡米尔去把当睡衣穿的T恤短裤换了,打算带他一起去办驾驶许可。

 

他看着他走进房间的背影,和昨天换衣服的时候一样,卡米尔迟疑了一秒把门拉上了。

 

就是这种方面,他并没有完全继承曾经卡米尔的所有做法去做,而确确实实是思考过后的行为,因为了解雷狮和卡米尔的情况,也因为知道自己是AI,而刻意为两人之间拉开距离,这种礼貌的面面俱到所带来的距离感,和当初卡米尔刚知道雷狮对自己有所心意时一模一样。雷狮皱皱眉,他从没想过全定制的技术能做到这程度。

 

卡米尔换了件衬衫和长裤出来了,雷狮指指脖子,让他把脖子上的显示屏改成模拟皮肤的状态。

 

“这个要监护人亲自关,”随着卡米尔话音传出,他脖子右侧那部分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示意滑动的箭头,“有指纹识别。”

 

雷狮沉默了两秒,最后还是扔下一句“算了”便转身朝门口走去。

 

在门口穿鞋的时候视界内出现了天气情况的icon——57分钟后有中雨,同时还响起了需要补充电子液的提示音。电子液就被在门口的柜子上,他伸手拿起小瓶子,抬头睁大眼睛利索地在左右各滴了一滴,又闭眼转了圈眼球,提示音便消失了。

 

接着他回过身想去拿伞,却发现卡米尔手里正拿着两把伞,已经穿好鞋在等着他了。

 

雷狮冲卡米尔笑了笑,抑制住了自己一瞬间想伸手去捋一把卡米尔头发的冲动。

 

办许可证的营业厅周末只有周六这一天开放,工薪阶级只能挤在这天来,所以停车场排队在所难免。所幸办理过程是全自动化的,不需要人工审核,进了营业大厅后整个过程不会太慢。

 

雷狮和卡米尔一前一后走着,当时整个上海市估计也就十来个人有全定制AI,所以带着卡米尔到公共场合就相当于开着全球限量款跑车上街一样,有好奇和外向的人跑过来搭讪他们甚至要给卡米尔拍照。除了拍照,雷狮倒并不介意,落落大方地介绍定制得有多还原、多令人满意,大多数人听到定制过程要整整大半年就唏嘘不已,只是还有细心的人看了看他们俩的五官,玩笑了一句“AI随主人,长得有点像”,幸好后面还跟了一句“都很好看”。雷狮知道说者无心,人只是随口一说,权当夸奖,笑了两下打算走开了,结果原本一言不发的卡米尔突然冒出一句“谢谢”然后转身就走。

 

路人当然不会觉得卡米尔是有什么心思才走人的,只以为他是要效率办事。雷狮几步跟了上去,这次真的伸手捋了一把他头发,但还不敢太随便,只是轻轻拍了一下,“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

 

“……”卡米尔竟然没回头也没回话,只是站在信息采集的界面前根据要求操作着。过了好一会儿,雷狮收到了办理成功的讯息,卡米尔才回过身来说了句“抱歉”。

 

这对话对他和卡米尔而言是再常见不过,卡米尔的“抱歉”简直像口头禅一样,所以雷狮正想接一句“这有什么好抱歉的?”,可想想觉得不对,自己在这里和一个AI说什么呢。

 

卡米尔看了眼雷狮,又换了句话,“大哥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雷狮一想,点点头,又载着卡米尔往商圈去了。

 

因为觉得两个……一个人带着一个有情感系统的AI在车上也挺尴尬的,雷狮把车调回了手动模式,可即使如此也避免不了等红灯的时间。卡米尔坐在副驾驶位,偏着头看着窗外,也没问过要去哪里,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雷狮大概是因为刚才在营业厅里有人夸了卡米尔几句,现在心情反而恢复了平常,这让他意识到AI就是AI,没人会对AI纠结关于人的问题。何况买都买回来了,定制产品也不可能退货……而且也不舍得。

 

“卡米尔,你还记得一共在上海吃过几家不同的甜品店吗?”雷狮随口问了一句,心想会不会立刻得到一个精准计算的数字呢?毕竟那种回答对AI来说才是标准答案。

 

可他没得到任何回应,卡米尔依然看着窗外。

 

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因为担心别人多嘴触及自己监护人的痛处吗?还是情感系统有问题?

 

“……卡米尔?”

 

对方还是看着窗外,但也不是一动不动,全定制的AI有模拟人类的呼吸系统,至少雷狮可以感觉到他并不是当机了。

 

雷狮看了眼红灯,在跳绿灯的前一秒伸手拍了一下卡米尔肩膀,“卡米尔。”

 

对方身体颤了一下,脑袋离开了头枕,正了正身体回过头来,“大哥,到了吗?”

 

“我刚才和你说话,”雷狮瞥了他一眼,不过没能看到他表情,“你好像没听到?”

 

“抱歉,刚才走神了。”好像是真的感到抱歉,卡米尔回了眼神。

 

雷狮记得刚才卡米尔显示屏那也确实没显示等待处理的图标,这个图标出现时系统可能会出现当机的情况,从人类角度来看那确实是走神的反应。雷狮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哪些是因为太真实,而哪些是BUG了。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71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