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这章安卡很多《Nite.》#15

*19世纪黑手党pa

*本章安卡成分比较多,雷的旁友们慎点!!

>>目录<<

>>前文<<

顺便广告一下我和亲友们出的小料本点这里购买

#15

好了,乖宝宝形象暂告一段落。每个人在社会中总是要有些角色转换的,就像一个十二面体,更何况卡米尔这样危机意识过强的类型,他不敢再把向着雷狮的那个面转出一丝一毫来给安迷修看到了,工作性质的社交礼仪最适合在这时摆出来。

 

安迷修家靠着一座小山,边上有一小片草原,这些都是他家的地盘。父母在他到美国读大学期间也跟着一起在美国定居,后来他一个人回到意大利来工作。卡米尔忍不住猜测这些是怎么贪来的,尽管未必如此。

 

他家里的花花草草都打理得特别到位,无论室内还是室外,看得出花了不少钱在这上面。

刚到他家小路口下车的时候,安迷修正送走一位姑娘,姑娘穿着一身白色帝政式的长裙、戴着一顶大圆顶遮阳帽,一手逆着微风摁住了帽子、一手被安迷修笑着牵到嘴边,离别的吻手礼后女士往卡米尔这边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加言语的问候便上了接送的私家车,卡米尔脱帽回了礼,目送对方的车子驶离才回过头。没能认出这是谁家的千金,只是心想这人不是和女孩子交往得挺好吗?

 

安迷修完全没提上一位访客的事,他把卡米尔领进大门的路上就一直在给他介绍两边的花草,一开口就有股能说三天三夜都不罢休的气势,卡米尔也算稍微领会了为什么安迷修说自己没女人缘。

 

“来你家之前我都不知道西西里有那么多不同的花。”

 

安迷修一笑,“我还以为一定有不少人给你送过。”

 

卡米尔淡然地点点头,好像真的在回忆,最后只是笑笑。

 

进了家门第一件事,卡米尔就被安迷修拉到马厩。

 

“抱歉会有些味道。”

 

“不,没关系。”

 

马厩里有两个人正在打理,无论是干什么的仆人,安迷修都一一正式地介绍给卡米尔,就像他介绍那些除了颜色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马,安迷修似乎能给它们每一匹的身世写一本传记。

 

“怎么了?”传记说到一半,安迷修突然停了,看着卡米尔问道。

 

“嗯?”

 

“你笑了,”安迷修转过身来走近了卡米尔一步,“我刚说的很——”

 

“不,抱歉。”

 

见安迷修靠近一步,卡米尔立刻严肃打断并往后撤了撤,他没注意自己在笑,这很要命,他只是觉得安迷修这样认真地对待每个生命很有意思。

 

见卡米尔这反应,安迷修还是有点小受打击,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转过身和一个仆人说了两句,就带卡米尔到马厩外等着。

 

他指指不远处一个方向,说要带卡米尔去那边走一走。卡米尔抬眼看了看,有一小片树林,是一些常绿树木。安迷修说里面有个小湖泊,不是他家私人地盘,但巧合的是在他家后边,有大半圈被他家的地围着,所以鲜有人知,他就经常骑马在里面散步。

 

几句说完,仆人已经牵了两匹马出来。

 

安迷修自己本就穿着骑装,上马前问道卡米尔要不要也换成骑装。

 

卡米尔愣一下,“可我没有。”

 

“其实,”安迷修笑着有点犹豫,边抚着马身子边说,“很早之前我就有按你尺寸做了一套,只是一直……没机会给你穿,要试试吗?”

 

卡米尔有点明白过来,安迷修总是带着一种准备好了会被拒绝的神情,说不上是苦笑,但令人难以拒绝,这副神情让卡米尔吃不消,可能效果类似于雷狮撒娇吧。

 

卡米尔稍微皱皱眉,缓慢地点了几下头后回应了一句:“我很荣幸。”

 

安迷修领他去了自己的衣帽间,里面整整齐齐挂着摆着很多制服、礼服、风衣外套等等等等,原本在整理的仆人自觉退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卡米尔的眼神随着仆人移到门口,背后传来安迷修抱歉的声音,说他可能要找上一会儿。

 

他料到来这儿难免有两人独处一室的时候,只是没想到会是在并不宽敞的衣帽间,希望安迷修不要胡思乱想。由于前几次会面的不良记录,卡米尔已经开始有点近乎疑神疑鬼地防着安迷修。

 

无事可做,他随意翻看了几件安迷修的衣服,顺便找了个话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嗯……我认得你们学校的一个老师,拜托她问来的你校服尺寸。”

 

“这个方法可不怎么正人君子。”

 

“你生气了吗?”

 

虽然安迷修那么问,但很明显他并不是真的认为卡米尔生气了,边说着边拿了一套衣服走到卡米尔身边,“本来想在你生日那天给你的,但前阵子都忙,所以……”

 

房间宽度有限,两人站得比较近,卡米尔必须抬起头看他,“谢谢。”

 

安迷修拿着衣服在卡米尔身前比了一下,笑着说应该没问题,便把衣服交给他,然后稍微放低了音量,“那么我在门外等你。”说到“门外”的时候,安迷修眨眨眼又瞥了眼门口。卡米尔心想哪个女孩子能受得住安迷修这样的表情,碧绿碧绿的眼珠嵌在他深陷的眼窝里是真的好看。

 

衣服大了点,其它都刚好,安迷修连鞋都给他做了一双,想来也是真的挺有心,但有意思的是折腾来折腾去都离不开几匹马,卡米尔心想,可见马在安迷修的心里地位还是高于自己的,也算有点放心。

 

安迷修一看到卡米尔走出来就扬起了嘴角,专注地看着他走过来,把他扶上马后自己才上了马,两人一前一后往树林走。

 

“为什么不呆在美国?”

 

安迷修走在稍微前方带着路,卡米尔便在背后搭了话。

 

“读书氛围是不错,但工作起来,虽然我说了你可能也不太能感觉到,那边工作氛围总体来说太赶了,总觉得不适合我。”

 

卡米尔听了兀自点点头,虽然安迷修在前面可能也看不见。

 

发现没有了回应,安迷修就放慢速度走到卡米尔边上,马蹄踩着草地和落叶的节奏便乱了一下,接着又恢复原先的规律。

 

很快就走到了安迷修说的小湖泊,树林里遍布着一簇簇的小苍兰,越靠近湖泊就越多,天气也是难得的大晴。

 

天朗气清,风吹树摇,小苍兰的花瓣夹着碎树叶贴着地面飘来飘去,一朵云缓慢地盖过来遮住了阳光,安迷修领着卡米尔走到湖边却没有停下,骑着马慢慢趟过水流。

 

湖泊很浅,能这样直接走过去,安迷修说,最深的地方只能没到马膝盖那,又说,他很喜欢听趟过水流的声音,边说边自顾自走了过去。

 

卡米尔不自觉地停下,留在了湖的这一边,看着安迷修骑马趟过湖泊的背影,水流被踩下、碰撞的声音听着是很舒心。最后安迷修走到湖对岸下了马,发现卡米尔没跟过来便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好眼熟的场景,小时候在童话里看到独角兽在湖边出现,大概就是这样吧,情节里总还会有一个唯一能亲近独角兽的人。

 

 

卡米尔也骑着马趟过了湖泊,下马在安迷修身边坐下。

 

“月底,我要去纽约了。”

 

卡米尔愣一下,看了眼安迷修,意识到这就是今天的重点了。

 

“旅途愉快。”

 

“不是,”安迷修也席地坐下,转过头来郑重地看着卡米尔,“不是单纯要告别。”

 

“我在听。”

 

“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吗?”

 

“你都不说点理由吗。”

 

“是,那边正蓬勃发展,有很多好学校,学习费用我都能承担,我会照顾你……这些即使我不说你也知道。”

 

“没错,我知道。”卡米尔点点头,收回眼神转向安迷修,“也许你可以,说点我不知道的。”

 

“我喜欢你。”

 

卡米尔点点头转了回去,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们才相处了很短的时间。”

 

“是,我承认。”

 

“你为什么——”

 

“我不知道……如果有人愿意认真听我说为什么喜欢你,我也许能说上几天几夜,但是,”安迷修摇摇头,“那些理由听起来,可能都未必能证明我喜欢你,所以,所谓钟情没有缘由,大概就是这样吧。”

 

卡米尔似乎深刻理解这点,只是点头看着湖泊,安迷修又反问,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喜欢雷狮?

“如果没有雷狮,我就会和你在一起。”

 

这次换安迷修愣了,他略带惊讶地回头看着卡米尔,卡米尔也看着自己,在他来得及说什么之前,或者说是卡米尔故意等着他想说的时候,才再次补充道:“你想听我说这样的话是吗?”

这句结束,两人都陷入沉默。

 

过了很久,安迷修开了口,“你几乎对雷狮盲从。”

 

听后卡米尔轻笑了一声,没有反驳也没有回应,反而说起了自己的事情,这前所未有。

 

“我九岁那年被接回本家,而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是不会关注我这样的人的,这个时代还很认血统。击剑课上我第一次看到雷狮,那时候家里很多孩子一起上击剑课,”卡米尔顿了顿,好像在整理记忆,“大哥各方面都很有天赋,加上他的自信和行动力,都很符合大家对继任者的期望。当然,我也很有天赋,单从学习的技能和知识来说,我学得比家里任何人都好。”卡米尔只是云淡风轻地阐述着这些话,无论是不幸的遭遇还是自己的优点,他的感情仿佛总是被藏在深处,只有偶尔不小心才会漏出一星半点,“但当我做得好时,没人会表扬我,甚至会因为抢了风头而……但雷狮会,他随心所欲,眼里只有更好,凡是优秀的他都要接触,那时的大哥比现在还有野心,”说到这卡米尔笑笑,他想到了雷狮正青春的时候,“在我开始嫉妒他之前,他先找到了我,把我从某种恶性循环里拉了出来,让我知道任何人都有权利优秀,而优秀从来都不是错误的。”

 

卡米尔的笑容逐渐变成苦笑,他抿了抿嘴角又皱皱眉,“现在连我自己也不敢去回忆,小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态在过日子。”

 

安迷修一言不发,只是听着,他觉得这辈子恐怕就这一次机会能通过交流好好了解卡米尔了。

“全世界二十多亿人,”卡米尔抬眼对上了安迷修的视线,话锋一转,语气突然严肃,“大哥从没想过再去认识另一个……伴侣,”卡米尔在说出“伴侣”前斟酌了一瞬间,但好像还是没能挑出足够满意的用词,他暂时没找到描述他们俩关系的最佳词汇,“有的人可能一生也未必能认识到那个最合适的另一半,而我在九岁就认识了雷狮,然后相处了七年,整整七年。”

卡米尔停顿了,他依然看着安迷修,不知道在等什么。

 

安迷修微微张嘴,但只吸了一口气,又闭上了。

 

“我不认为有人能随便代替这七年。”

 

安迷修点点头,终于开口了,“我明白,但我并不随便。”

 

“当然,我宁愿你随便一点。”

 

-TBC-

这一段安卡约会还没完,但是太长了所以截一下,因为安卡成分比较多我还是打个tag。

欢迎大家有感而发啊呜呜呜呜呜

想知道大家看了的感觉,随便什么都能说的呜呜呜呜救救孩子

评论 ( 12 )
热度 ( 137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