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Nite.》#17

希望大家听着bgm看!!

垃圾lof直接发音乐,字一多就疯狂屏蔽,都没脾气了

BGM:Home-Daughter

>>目录<<

>>前文<<

*19世纪黑手党pa

*有安卡,雷慎入

 

#17

一旦过起再平常不过的普通日子,时间的流逝就变得难以切身体会。

 

一晃眼一个月过去,不知道是真实的一派祥和还是舆论被有意控制着,卡米尔渐渐淡忘之前那股莫名的危机感,但又不敢在这渐渐如死水般平静的西西里彻底放下心来。

 

最后大门外毫无征兆响起的枪声宣布了祥和假象的破灭,而那时雷狮刚拿着通过申请的签证到家不足五分钟。

 

两人在书房对看一眼便一同起身从房间里拿出藏枪,卡米尔一手正要开门,佩利先一步冲了进来。

 

“老大,外面有好多警察!”

 

“警察?他们说什么?”

 

佩利手里正握着一把汤姆森,利索地退下了空弹夹,“没有,只听到说如有反抗,一律射杀!根本没有交流的机会!”边说边在雷狮书架的一个隔层里熟练地摸出一个新弹夹装上。

 

卡米尔戴上手套举起枪几步跟到雷狮身边,“大哥……我们签证确实通过了吗?”

 

雷狮皱着眉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是的”两个字。书房在两楼,窗户正对着后花园,他贴到窗边警惕地探头看去,恰好响起几声枪击碎路灯的声音,外面瞬间一片漆黑,几个警察喊着话要求立即投降。

 

雷狮现在脑子里就一个疑惑,自己是被杀鸡儆猴了,还是明天报纸上得看到好几个家族要员死的死抓的抓?

 

大概过去两秒,雷狮忽然镇静下来,“大概有多少人?”

 

“三十多,”佩利顿了下,又补充道,“还有警车再开过来。”

 

三十多,数字一出,雷狮和卡米尔对视一眼,接着他喊住了正要出去迎战的佩利,一把拿过卡米尔手里的枪塞到他后侧袋里。

 

“去找安迷修。”

 

“什么??”没有哪怕一瞬间的停顿,卡米尔立刻反问道。

 

“你去找安迷修。”

 

“……”卡米尔说不出话,张着嘴死死盯着雷狮。

 

“快点,现在就去。”

 

“大哥,别闹了……”

 

雷狮没等卡米尔说完,抬手用力一打放倒了他,接着顺势抱在怀里,用力地抱住,死死地抱住,最后皱着眉松了手,把卡米尔打横抱起交给了佩利,“送到安迷修那去,别和安迷修打照面,直接放他家门口然后把他引出来,确定他把卡米尔带进屋了就行,然后我们直接到码头那汇合。”

 

“好。”

 

 

卡米尔再次睁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安迷修,他便明白已经晚了。

 

就像刚从噩梦惊醒一样,卡米尔倏地从床上坐起身,接着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摸了摸后脖子,被雷狮打的位置酸痛得要命,除此之外还摸到一手冷汗。他还穿着昨天的一身衬衣和裤子,身上一样也没少,只有枪被安迷修拿出来放在了他枕边。

 

“安迷修,你订报纸了吗?”卡米尔哑着嗓子却几乎是喊着问道。

 

“订了,”安迷修说着走过来给他扣上了一顶自己的帽子,“但你跟我上飞机了我再给你看。”

 

卡米尔听了一把揪过安迷修的衣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安迷修惊了一下后任由他那么揪着,一言不发,但瞥开了眼神。最后他咬着牙松开手,蜷起膝盖把脸埋了下去,双手紧紧揪住自己头发,弓起的背部上是突出的脊椎,随着反复几次深呼吸,白衬衣下隐约透着背上伤疤的颜色。

 

安迷修忘了立刻理好领子,就那么坐在床边看着他,他下意识握着拳,指甲紧紧掐在掌心里,然后深吸一口气走开了。

 

卡米尔醒得刚好,会一睁眼就看到安迷修,也是因为他正要进来叫醒他一起去机场。

 

天色蒙蒙亮,这时候正适合离开,安迷修一刻都不敢耽误。卡米尔没花太多时间在消化现状上,他乖乖换上安迷修给他的衣服跟着他去了机场,一路无言,眼神焦点永远在车窗外。安迷修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卡米尔,如果说以往的卡米尔是混身带着刺的话,而今的卡米尔就是被拔光了全身的刺而不断往外流着血,碰哪都是往死里疼。

 

上飞机之后卡米尔也没问安迷修要报纸,准确地说他不做任何事。

 

上一次从这样的小窗口看着地面远去是什么时候?

 

大半年前,和大哥一起去了米兰。

 

上一次被迫独自接受无所适从的新生活是什么时候?

 

八年前,离开母亲回本家的时候。

 

那上一次逼不得已和大哥分开是什么时候?

 

没有,卡米尔兀自摇着头,从来没有,自从得到,从未失去过,这件事上他没有任何经验,而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点。

 

 

“你要,看报纸吗?”

 

……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

 

“我不知道雷狮怎么样,报纸上没有针对他个人的报道。”

 

“我们要去哪。”

 

卡米尔说话了,但并没能缓解安迷修一丝一毫的焦虑,“纽约。”

 

卡米尔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就那么不停地点着头,接着嘴唇开始发抖,眉头紧锁,呼吸变急,舔嘴唇的时候发现带着咸味,泪痕越来越多,头越埋越低,双手又死死揪着头发。他想到几个月前的一次放学,他问雷狮是不是和安迷修见了面,可他没问他们说了什么;他想到一个月前,雷狮到安迷修家接他的时候,他们两个在外面谈话,可他依然没问他们说了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

 

“被抓了会怎么判。”

 

“不知道。”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抱歉,卡米尔。”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

 

算了,没问题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03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