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Nite.》#22

>>目录<<

>>前文<<

丘丘大家点BGM

*下章完结


#22

“卡米尔……?”雷狮还半梦半醒的,他稍微抬起头看了圈房间里,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声。


“是不是吵醒你了。”


“不,”勉强抬起的头又沾回了床,接着他打了个哈欠,一鼓作气坐起身,“那么早,你要去哪?”


“大哥,我去上班。”


“啊……”雷狮发出了一声很不情愿的声音。


卡米尔站在他卧室的落地镜前打着领带,现在是早晨七点,太阳照的还不算太高,卡米尔伸手把边上露台的玻璃门拉开了半边。


雷狮赤脚踩上了地毯,悄声无息地走到卡米尔身后,逆着微风和碎屑的阳光抱紧了他,弯着腰把头尽可能埋在了卡米尔肩颈窝里,略带湿意的鼻息平缓地呼到他皮肤上。卡米尔抬起胳膊把手指顺进雷狮发丝深处揉了揉,侧头轻轻蹭着雷狮的脸,“大哥,这样我不能打领带了。”


雷狮抬头,亲了亲他脸颊,“我帮你。”说着伸手就把他领带扯开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接着无视卡米尔一副好笑又无可奈何地表情,揽着他肩把他转过身来面向自己,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吻了好一会儿,当然雷狮的手也不会闲着,如果不是卡米尔认真叫停,他身上的裤子又要被脱得差不多了。


“今天别走了。”雷狮双手捧着卡米尔脸抵着他额头,不让他转头看钟。


“不行,下午约了客户见面。”


“那就下午……”


雷狮没能说完,卡米尔主动吻了他,“上午要去准备文件材料。”说完又从雷狮手里拿回领带,套上脖子,转身耐心地重新整理起来。


“你的助理呢?让那个小金毛去准备啊。”雷狮还是不管不顾地抱上来,紧紧搂着他腰,好像不留余地,非要他留下不可。


再次被限制了行动,卡米尔都觉得自己被气笑了,“大哥是真的完全不认生。”


雷狮挑挑眉,“什么意思?”


“毕竟五年不见了……”


“的确,在见到之前我也一直以为,再见的时候肯定会很疏远,但昨天……你也很主动,不是么?”


“是,是,”卡米尔勉强系好了领带,转回身去看着雷狮,“那……差不多下午五点,大哥来公司接我,好吗?明天我就请假陪你,今天我还要和安迷修谈一下离职的事。”


听到卡米尔说要谈离职的事,雷狮勉强点点头,他把家里钥匙塞给卡米尔之后就回去睡回笼觉了。



“卡米尔?”


安迷修中午才在公司出现,进办公室的时候卡米尔在确认材料,准备去和客户碰面。


“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卡米尔回头笑笑,“我没那么散漫。”


安迷修心说,但和雷狮在一起的话就说不准了。他走到卡米尔边上看了眼他塞进牛皮袋的文件,制止了卡米尔的动作,“下午不用去了,我以为你不来,已经让其他人去了。”


卡米尔一愣,安迷修是当真觉得今天雷狮不会放自己来上班,“那今天你什么时候有空?”


“现在,”安迷修在他头上捋了一把后走回到自己座位前坐下,“要辞职?”


卡米尔放下手上的东西坐到他对面,看着他郑重地点点头。


“你想好了,跟着雷狮的话能接到的案子类别会很有限,而且你不能挑着做了。毕竟你是我们事务所的头牌,我还是会希望你能留下。”安迷修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说话时语气很轻松,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晚上已经让他做好了心理准备。


“抱歉,”卡米尔又点点头,“我会等手头客户的合同期过了再走的。”


轮到安迷修点头了,他沉默了几秒突然话锋一转,笑了一声,“你长大了……虽然你从没听过我的话。”


“你也没必要呆着,只是合同到期的时候如果客户有意续签的话,你得回绝一下,要是愿意换成其他人那最好不过……金呢,你要带走吗?”


卡米尔摇摇头,皱了下眉,他甚至没和金说过这事儿,但已经可以想象告诉他了会有什么反应,他受不了金那套生离死别般的情绪,“下周我会买点礼物带过来,你和金说一下吧,我吃不消他的。”


安迷修认命地笑起来,“那以后说不定就要法庭上见了。”表情里有点不舍得,但他表现得很收敛。


说完这句他便起身走到卡米尔身边,张开双臂,卡米尔配合地起身回了拥抱。持续了好几秒,安迷修都没松手,卡米尔安慰地拍了拍他后背,笑说别舍不得,自己会推荐人才过来。


安迷修还是没吭声,卡米尔又认真地道了声谢。随后只听到安迷修轻叹了一声,“没有你公司也做不到现在这样,彼此彼此。”终于松开了手,目送卡米尔离开了办公室。


这可能是史上最快的离职谈话了,卡米尔觉得可能是安迷修从来都知道多说无益。



卡米尔直接回了雷狮家,本想抬手摁门铃,犹豫了几秒后掏出钥匙自己开了门。


房子里没人,雷狮出门了,送惊喜失败,卡米尔略微有点不满意。想起雷狮说从不带人回家,卡米尔就在家里转了一圈,确实没有任何外人留宿过的痕迹,虽然知道大哥从不会骗自己,但总觉得不可思议。又想到离开雷狮后的自己几乎恶习成灾,才明白过来,看似是雷狮总粘着自己,其实自己才是依赖成性的那个。人就在身边的时候没有危机感,可总有个以雷狮为中心的安心范围,在范围内自己仿佛可以为所欲为,这个范围可能是一个城市,可能是一个国家,也可能是地球,甚至可能只要知道对方确实存在于世就够了。


卡米尔在门廊边的柜子上看到了雷狮的钱包,钱包边上还散着几枚硬币,看来他没走远,可能只是去买几罐啤酒,他也依然没有找保姆的习惯,生活琐事都喜欢自己处理,很小的时候就是如此。


钱包摊开着,卡米尔突然就鼻子一酸,他看到透明的夹层下夹了两张糖纸,是他以前一直吃的两个牌子。


身边的房门突然就开了,雷狮抱了一袋子面包推开门,看到卡米尔表情伤感地站在门前,好一阵惊讶,边进门找地方放东西边说,“怎么回来了?”


“还有很多手续没和人事交接,行政那边也是,只是先搬了点东西过来,剩下的案子可以不在公司办公。”


雷狮点点头,虽然纽约人才济济,但他知道卡米尔对安迷修的公司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心里默默记下了人情,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个糖一直有在卖,你还喜欢吃吗?”


卡米尔苦笑一下,“很少吃了。”


“我戒烟了,所以有阵子一直在吃。”雷狮笑笑,但也没再多问,他在卡米尔外套口袋里已经看到烟了。


下午他带卡米尔去了公司,是广告公司,氛围挺轻松的,公司不算小,在市区位置的一栋大厦占了三层楼,雷狮说一开始是入股了朋友的公司,后来朋友结婚就隐居当股东了,不然两年他什么也办不到。


快傍晚的时候他又拉着卡米尔去了一处施工地,雷狮告诉他是个天主教的教堂,他赞助了重建的,什么工程师设计师都是他亲自找朋友介绍来的,又说,既然重聚了,想让他也参与,因为赞助的初衷有部分是因为他。


卡米尔没怎么理解他的最后一句,雷狮也说得不清不楚的,说完又拉着他去看后面的走廊和庭院了。


在走廊里说话的时候卡米尔顺手就掏出了烟,接着一愣,想塞回去。


“没关系。”


“……抱歉,我会戒掉的。”说完还是放回了口袋。


这个空档里雷狮递过来一颗糖放到卡米尔嘴边,已经剥开了,闻着果味很香,卡米尔笑笑,张嘴去吃,结果雷狮手一缩,卡米尔没吃到,转头一看,雷狮放自己嘴里了。


卡米尔刚想说什么,没来得及,雷狮凑上来吻他,舌头转了一圈,把糖推到卡米尔嘴里了。


“看到你我才发现五年的变化真的很大,我经常会想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见到本人的时候,发现还是和想象的差距不小。”


“是……好的方面还是不好的方面?”


“没有什么好不好吧,你变成熟了,我忽悠不了你了。”


卡米尔笑了,“对我来说大哥几乎没什么变化。”


“有……我看了很多你以前看过的书,经常去剧院,本来以为会很容易偶遇的,明明都在同一个城市……”雷狮越说语气越严肃,卡米尔感觉到大家这几年都一样不好过。


“但我还是庆幸没把你带进监狱。”


卡米尔摇摇头,“没有下次了,无论做什么,大哥再这样我就真的生气了。”


“是是是,没有下次。”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95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