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好,我是咧咔。

卡米尔男友粉
【所有图禁止任何描图、吸色、二次修改、二次上传、临摹等有可能造成侵权的行为】

雷卡/《Nite.》#End


>>目录<<

>>前文<<

BGM



#23

“是,案子挺顺利的。”

 

今天是春末夏初。

 

“抱歉,确实是最后一单了。”

 

纽约晴天的频率,比巴勒莫高了不少。

 

“之后签了雷狮的公司……”

 

有麻雀在半开着的窗台边起起落落,那边摆着一点从吐司上扯下来的面包屑。

 

“非常感谢,有机会再合作吧。”

 

阳光透过纱帘在地板上延伸开,刚好落到卡米尔脚边。

 

“今天下午?”卡米尔靠在放电话机的矮柜边,他还没来得及套上裤子,穿着中筒袜和扣到一半的袜带踩在地板上,歪头夹着听筒,双手正在调整领带前后的长度。

 

“可以,暂时没有其它行程——”

 

 

雷狮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卡米尔正在过道里讲电话,经过的时候他上前抱住他,悄声提醒他下午有其他事。

 

卡米尔在认真说电话,被雷狮突然的动作吓了一下,说了句抱歉后用手捂住了听筒看着雷狮。

 

雷狮吻了他一下才小声重复道:“教堂上周一完工了,今天下午说好了要去看看的。”

 

卡米尔恍然地眨眨眼好像刚想起来这回事,赶紧推掉了电话那头的邀请,一手稍微推了把雷狮,让他赶紧去洗漱。

 

当初教堂的室内壁画参考了卡米尔的喜好,所以雷狮坚持要带他一起去看看竣工效果。这段时间卡米尔忙着和客户联络解约,都是长期的老客户,签完这个那个协议总免不了吃顿饭、看出剧,加上大家时间总是碰不上,拖拖拉拉地搞了小半年才彻底处理完。

 

下午两人到的时候刚好遇到司铎走下阶梯,雷狮上前和司铎寒暄了几句,司铎的三言两语里离不开感谢,雷狮只说也有私心在里面。

 

卡米尔跟司铎问了声好便先进教堂转了转。教堂还在通风,两边的彩窗都开着,司铎很细心,知道这几天雷狮要来看,在两边靠墙摊了很多干花瓣除味。夕阳斜进来,卡米尔一走,空气中的尘埃就被卷成一个个小漩涡。

 

卡米尔抬头看着天顶的壁画向前走着,室内采光做得很好,这会儿还不需要任何照明。圣台两边立着的一对雕像很有气势,管风琴的音管上闪着高光,木排座的扶手上雕着和吊顶呼应的花纹,讲台也已经铺好了桌布,只是稍微沾了层装修落的灰。最后卡米尔走上圣台暗自点了点头,站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心生敬意。

 

“怎么样?”

 

雷狮的声音带着少许回响从背后传来,卡米尔回过身看到他边环顾着四周边走过来,就冲他点点头,“挺好的。”

 

“我觉得也不错,”雷狮走到圣台前,靠在了讲台前,“正式开放说是还要一两个月。”

 

“想到之前去过的……”卡米尔踏下圣台,和雷狮一起站在讲台前,指了指靠门的木座椅,“米兰大教堂,我们进去坐过一会儿。”

 

“是,那小时候呢?你去过其他教堂吗?我很小的时候,老头子带着家里孩子去做过礼拜。”

 

“我妈妈不信这个,到本家之后,要去的几次也都被大哥拦住了。”卡米尔看着雷狮,露出故意责难的眼神。

 

“唉我也不信这个嘛,去了几次我就没再去过了,老头子也不敢绑着我去,更别说你来了以后我就更没心思去了。”

 

“那怎么现在……难道大哥真想搞慈善?”

 

“非要说的话,经营个人形象的确是一个原因。”说到这雷狮突然停下,扬扬嘴角看着卡米尔,等他开口问些什么。

 

卡米尔看了他一会儿,配合地作出疑惑的样子,“嗯,那其它理由呢?”

 

雷狮“嗯”了一声,清清嗓子又整理了领带,接着一步跨上圣台,再一步走到讲台前,突然就学着神父的样子宣读起祝福词,也不知道是错了几个词还是雷狮自己改了。卡米尔听着,愣了好一会儿,不明所以地盯着雷狮看,随后笑意渐深。

 

接着雷狮突然严肃起来,笑容也变得认真,“卡米尔。”

 

“是。”卡米尔也清清嗓子,收起笑意。

 

“你是否愿意永远陪伴雷狮,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卡米尔没有立刻回答也没什么表情变化,两人就那么沉默着对视了好几秒,这出乎雷狮意料。接着他轻笑了一声低下头去,雷狮笑着疑惑地挑挑眉,看着他笃定地伸手到外套的内侧袋力找着什么,然后不可置信地盯着他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走到自己身边。

 

卡米尔清了清嗓子。

 

把盒子举到跟前。

 

打开。

 

整理情绪。

 

单膝跪下。

 

“我愿意,大哥。”

 

这下雷狮愣了好几秒,甚至后退了半步,不自觉地伸手捂住嘴又放下,皱着眉摇着头又忍不住笑出声,满脸是无法平复的惊喜。

 

还没人能这样令他不知所措……真是丢脸啊。他快速地深呼吸了几次,也把手伸进自己的内侧袋,掏出一个几乎一样的小盒子,感觉自己的这个动作已经迟了整整一个世纪,接着好不容易点点头,认真地看着卡米尔,从笑容里挤出三个字,“我愿意,”说着也打开了盒子,“给你大哥留点面子,先站起来吧。”

 

卡米尔起身,看清雷狮的盒子里摆着的戒指,一下笑出了声,和自己定的样式一模一样。

 

“不愧是兄弟,”卡米尔拿出戒指,把盒子收回口袋,示意雷狮伸手过来,“谢谢大哥。”

 

雷狮毫不客气地伸手,但没有等卡米尔为他戴上戒指,而是先一步牵过卡米尔的手,给他戴上了,“怎么这时候还谢谢,所以才说你不解风情。”边说边乖乖伸手让卡米尔为自己也戴上了。

 

“几年不见,你是真的学坏了。”

 

“都是大哥做的榜样。”

 

“是,是是,我可以吻新娘了吗?”

 

“随时。”

 

-完-




————————

《Nite.》到这里全部结束了,本来想上色的结果偷懒了_(:з」∠)_,我基本把个人对雷卡两人和两人相处方式的理解(和理想的安卡相处方式)都表达在文里了。

说出来感觉很作孽,这是我目前写过最长的文了【别说了你,里面塞了各种乱七八糟我很想搞的情节,以至于全文如此之狗血【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和开心,能有人看完和喜欢!!!每次看到心和推荐里是一串文的时候就开心疯了!!!其实大家可以看到每章热度都很低,然而我写得很爽——

有好几个小天使!!每次都给我评论!!!有的大天使!!还给过很长的评论!!无以为报,我会记住你们一辈子的!!【不是


说了那么多屁话其实我就是想问问:

有没有人能给个长评的【【【乞讨.jpg!!!!

评论 ( 34 )
热度 ( 193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