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好,我是咧咔。

卡米尔男友粉
【所有图禁止任何描图、吸色、二次修改、二次上传、临摹等有可能造成侵权的行为】

雷卡群爱心文画接力活动❤ 1.0

这个接龙等得我出了一回坑都回来了!!!!大家都他妈好肝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更生秋挽:

你有雷卡 我要睡你:

 第一棒 @若草カメルン (画)

  


【aki老师的画一如既往的细节元素好多,花花真的超级好看了呜呜呜】

  


  

第二棒 @更生秋挽 (文)

  

尚还没到花季,紫阳花却已然盛开,密匝的挤满了整株枝桠。来不及回去擦拭掉染在身上的泥土,卡米尔向着皇宫后面的那座山上走去。越是快要到顶端,越是放慢了脚步。他轻轻叫唤着雷狮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唯有枯黄的秋叶旋转着缓缓落下。少年蓝色的眼眸里印耀着皎洁的月光的光,他站在山顶稍稍向上抬高视线,映入眼帘的是满天星辰。雷狮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不止,那曾做梦都想看见的天空,还有星星很多星星。

  

星星很美,因为上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卡米尔想那一定是一朵紫色的花,或是一丛紫色的花。

  

只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回应。

  

在梦里,那颗独一无二的星球上,雷狮朝他伸手,从此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就铺开了,他们正在向彼此走进。

  

有风吹来,摇晃着树叶间的点点光影,沙沙作响。 

  

大哥,我很想你。

  


  

第三棒 @夜灯下吟 (画)

  


【好喜欢老师这幅画的意境我去抱头痛哭一会,太美好了】

  


  

第四棒 @目垂 (文)

  

卡米尔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永升不落的月亮,雨中的雷王宫。他在回廊里穿行,却空无一人,只听得见他自己的。他在梦里不断呼唤,小小的私生子从呼唤三皇子的尊号,到雷狮的名字,最后到大哥。但是无人回应。他清楚自己在做梦,可是那种窒息的落差感始终挥之不去。

  


  

然后他看到了雷狮的背影,遥远又清晰。男人站在绵绵细雨之中,模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卡米尔心跳如擂鼓,跌跌撞撞地去追那个背影,走得近了,男人的话语变得清晰。他在说。

  


  

卡米尔,想吃烧烤。

  


  

………………………………………………………………………………………………………………………………………………………………………………………………………………………………

  


  

卡米尔后退了两步,面无表情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距离产生美不是骗人的,啊,让时间永远停留在上一刻吧,虐心结局也是一种美。

  


  

然后卡米尔就醒了。此刻他确认梦中听到的那句话不是他的错觉,梦里的另一位男主角此刻撑着下巴坐在卡米尔床边,见他终于醒了,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流露出点高傲气质:“卡米尔,我想吃烧烤。”

  


  

“………………………”卡米尔说,“然后呢。”

  


  

“起床做饭,”雷狮先生矜持地表达了自己对烧烤的渴望,他盯着卡米尔看,然后忽的伸手掐了一下卡米尔的脸,少年无奈的脸因为他的动作有些变形,他的声音放轻了点,“刚刚做噩梦了?”

  


  

卡米尔一愣,这对于雷狮来说就算是默认了。雷狮倾身向前,把少年拥入怀中,别扭又肯定地说了一句:“我在。”

  


  

“……谢谢大哥,”卡米尔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就在雷狮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忽视了卡米尔的尊严的时候,卡米尔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放弃在白果里撒糖的。”

  


  

雷狮:“…………………………哦。”

  

【感谢垂垂老师在结尾带我们走上沙雕的道路,我千辛万苦劝了半天她终于同意沙雕了,吧唧❤】

  


  

第五棒 毒毒(画)

  



【一直很喜欢毒毒老师,虽然现在已经删号了但是我还是好喜欢她的剧情QAQ尤其是之前的连载漫画】

  


  

第六棒 @砂糖战士张华邑 (文)

  

黑暗将他眼中的整个世界给占据掉了,在这一片过分静谧的黑暗之境中,他感受到的只有一种极度的寒,透过他的皮肤至骨髓,将灵魂深处的那个卡米尔都冻得颤抖。

  


  

早些时日的时候他曾感受过这样极致的寒,那时便是霜冬天中,他的母亲用自己的病体拥抱他的感受,冰冷而枯瘦的粗糙手指掠过他后背的伤口,他两在风中也在黑暗之中相互拥抱,赤裸的灵魂接触间却只呈现出更加苍凉的一面,他的母亲说,活下去,卡米尔,你是唯一一个在黑暗中也得顽强存活的人,这就是你生来的使命。

  


  

如果有人生下来的使命就是为了活着,那他的一生也未免太过于悲惨,蝴蝶和飞蛾都会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甚至不惜扑向致命的火,而他的母亲却说,你只能留存黑暗,这是理所当然。

  


  

他伸出手来,用冰冷的手掌紧贴着自己裸露出来的手臂轻轻摩擦,将因为受寒而炸起的鸡皮疙瘩安抚好来,无头苍蝇似漫无目的地在这一片黑暗中行走,像是行走在刀尖、行走在钢索上的亡命者。

  


  

周遭的黑暗似是无边无际的深渊,他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在偌大的空间内响彻,然后他出声去喊自己记忆中的名字,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虚空中回响,像是石头落水后激起来一圈圈的涟漪,这些声音飘荡在黑暗中,好一会才重归寂静。

  


  

便像是水面重平。

  


  

“三皇子殿下”、“雷狮”、“大哥”。

  


  

“大哥。”他喊道,然后迎来了这一片黑暗之境中出现的第一片光。

  

但与其说是迎来,到还不如说是这片光自己觅声寻了过来,带着自己一身的霸道将这片黑暗生生撕开,然后把光线投射于被囚禁在这荒芜之境的人身上。

  


  

这是他千百次的梦,也是过往的事实,嚣张的红色在光亮刺痛他视网膜的瞬间铺天盖地地占据了他的整一个世界,将他眼中的无尽黑暗与荒芜除去,从此只留下焰火一般明亮到刺眼的红。

  


  

然后有声音响彻他的耳边,说——

  


  

“卡米尔,我们去寻找自己吧。”

  

“我们去寻找自己,而不要背负什么使命。”

  


  

“我们去、吃烤串吧。”

  

【别说了,我爱巴巴,她的雷卡永远让我印象深刻。】

  


  

第七棒 @是个卡吹_yukie (画)

  



【拿到画的时候我感觉yukie老师进步神速,她又背着我偷偷进步!!!】

  


  

第八棒 @咧咔 (文)

  

《我没有坟墓,我只以你为生》

  


  

我一直在找一个年代,这个年代可能是时间轴上的随便一点,世界的环境可能是随便一些参数的组合,它的文明情况可能是随便一个指数。只是我要从地球的几十亿人中找出那唯一的一个。

  


  

比如两千零三十七年前的这个年代,我穿着不知哪派势力的列兵制服,头盔歪在一边勉强挡着我的脑袋,靴子里灌满了壕沟里的泥水,手里的步枪还剩最后一发子弹,我蹲在壕沟里佝偻着身体,远处是成片、接连不断的爆炸声,火星四散,身边是战友成堆的尸首。

  

你带领着只有百人的队伍,突破了敌方千人的防线,为进一步的攻占铺好了路。可这时队伍里只剩下了我们,你从战火里冲出来,几步跨到我所在的壕沟上方向我伸出了手。

  

“快走!”

  

我愣了一秒,就一秒,但下一个瞬间弹片四溅,爆炸就在你身后发生,我目睹了你的死亡,就因为你向我伸出了手。

  


  

比如一千五百四十九年前的这个年代,我穿着演出服坐在不知哪所大学的剧院里,所有人低头靠墙蹲坐成一圈,五名头戴面罩的持枪人员控制了所有师生,不远处已经有了一具杀鸡儆猴的尸体。

  

外面传来特警谈判的倒计时,你是第一个冲进来的小组队长,几分钟内你的小组便制约了所有罪犯。

  

你一一为我们松绑,向我伸出手要拉我起身。可下一瞬间,其中一名罪犯麻醉无效,疯了般地夺枪向人质扫射。

  

我还来不及伸手便停止了呼吸。

  

我看到你瞪大了紫色的眼睛向我喊着什么……

  


  

比如五百二十六年前的这个年代,我披着白褂子、端着一排血清在病床间穿梭。这里是一所战地医院,整间大厅挤满床位,病痛的呻吟此起彼伏。你在战争中失去了双腿,脏乱不堪的卫生条件使你迅速发炎感染,截肢也为时已晚。你坐在最角落的一把躺椅上,因为只是个战地记者,不得不把床位让给了更重要的前线士兵。

  

最后你把相机交卷全数交给了我,艰难地抿起嘴角,笑着问我叫什么名字,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伸出手来……

  

“卡米尔。”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见,我反握住了你落下的手,可你已经闭上了眼睛,送走了最后一下呼吸。

  


  

比如一百二十三年前的这个时代,同事们正帮我套上厚重的宇航服,作为本次任务第一个需要离开船舱,到五号空间基地和你做交接的技术人员。窗外是几乎匀速移动着的尘埃,有人在检查舱门、有人在检查散热,最后停靠完毕,舱门对口成功,我在一片小型的欢呼中,踩着浮空的脚步把自己嵌入这片静谧的空间。

  

耳边通讯器里传来你的呼吸声和问好,穿着同一套设备的你向我伸出手来……

  

在任何人能反应过来之前,我整个人被快速甩出舱外。没人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宇航服背后的连接绳坚持了一秒便被我巨大的惯性扯断,我眼看着自己距离空间基地和船舱越来越远,尘埃中的碎石敲碎了我的面罩,氧气从裂缝钻了出去,我艰难地抬起手,隔着厚重的服装想要挡住那个裂缝。可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这压强差,而且这同时会挡住我的视线,你向我伸出手的动作成了我最后的记忆。

  


  

再比如,十年前的这个时代。

  

你是一名海洋学教授,带着一支队伍在一片地形险峻的海域试图采集生物样本,你曾走遍各个海域,一线海洋学期刊上总会为你的研究留下位置,水族馆外贴着你作演讲的海报。

  

可是这片海域未曾放过你,它未曾放过任何一个试图探索它的人,你的船队失事,在一片暴风雨中勉强喊来了最近的救援。

  

而我就是救援队中的一人,我看到你在一层层狂澜暴雨中拼命挥着手,大喊让我们先把样本搬走。

  

怎么可能呢。

  

我从绳梯上迅速滑下,在下一个浪把你卷入深海前一把抱住了你,又和你一同坠入海中。

  

海水瞬间包裹住我们,海面零散的光亮让我知道我们在快速下沉。

  

你在被浪拍到的瞬间已经失去了意识,稍一失力便从我怀里滑了出去,渐渐消失在一片深蓝中。

  

就像拳击手死于擂台,军官死于战场,你曾说过要以海为墓。

  

那我呢?

  

可我以你为生。

  

在我微弱的视线中还能看见最后的一星半点亮光,天光从海面艰难地折射进来。

  

我好像在深海中见到了银河宇宙,在濒死的幻觉中我看到了一点紫色的光。

  

这次,我主动伸出了手。

  

……

  

  

手被抓住的瞬间我醒了过来,整个人像被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大口吸着空气。

  

“卡米尔,你怎么了?”

  

你还抓着我的手,略带紧张地看着我。

  


  

比如现在,这是一个把人生浓缩成一场比赛的世界,无神论在这里行不通,可神又说要让你们自己把握命运,这个时代残酷又讽刺,无理又极端。

  

可那又怎样,我和你在一起,我的手终于和你紧紧相握。

  

“没事,”我笑笑,“可能做噩梦了。”

  

【对,你们没有看错,这位文画双修的老哥写这么多,真的太肝了,而且文笔超棒呜呜呜】

  


  

第九棒 @歽乙 (画)

  


【乙乙老师每一幅画我都要疯狂打尻,颜色很亮,我!喜!欢!】

  


  

第十棒 @东山蔷花 (文)

  

在寒冷的天气里赏雪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全副武装却仍然冷得发抖的卡米尔一回到家就被雷狮按在床上塞进了厚厚的绒被里,他原本还挣扎着想起身,看到雷狮皱起的眉之后又默默缩回了被子里。

  


  

  “别跟我说什么只是小感冒马上就好了,我不允许。”雷狮一针见血,“你是不是傻了,那么大的雪出来还不会穿多点?”

  


  

  “对不起,我一时兴奋就忘记了。”

  


  

  “我不需要听这个。”

  


  

  于是他乖乖闭嘴。赏雪当然是借口,出来见雷狮才是正经事。不知是中了什么邪,当他见到片片雪白从无穷远的天空上坠落下来,雷狮的背影就出现在了他脑海里。

  


  

  于是他偷偷跑出来,没忘记捎上两块三明治,却忘了带伞,就这么走进雪中。刚开始雪下得并不大,他还可以望着飘下来的片片雪花出神,每一片上仿佛都能看见雷狮的影子;谁知雪越下越大,风也刮得越来越紧,几乎使他看不见路。

  


  

  他凭记忆走到咖啡店门前,怀里揣着两块尚有余温的三明治,躲在屋檐下看雪。他怕冷,所以很少在雪天走出来,而雷狮则是不喜欢雪天的气氛,按他的说法,雪花飘得太慢,是悠闲的人才会喜欢的景色,但他却很喜欢打雪仗,将捏得硬邦邦的雪球往墙上砸,看雪球在墙上摔得稀碎。他偶尔也会拉着卡米尔出来堆雪人,堆到佩利那么高,插上几根树杆作为“佩利”的一头乱毛,再用雪球将辛辛苦苦堆出的雪人无情打碎。这时候雷狮会大笑,帕洛斯和佩利也会一边笑着一边将雪人彻底踢回为一团雪堆的样子。

  


  

  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走过来。这一大群人他都差不多认识了,甚至有些几乎算得上朋友,但他最先看到的还是人群中心的雷狮。他已经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太过熟悉还是太过向往,他总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仿佛雷狮身上就是有什么地方在闪闪发光,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你怎么出来了?还淋得一身雪,出门不带伞可不像你。”

  


  

  “出来看雪,一时间忘记了。”

  


  

  突然只是想见到你,所以什么都没想就出来了。

  


  

  才说完他就打了个喷嚏,又狠狠打了个寒颤。

  


  

  “你别是要感冒了。先回家吧,想看雪就路上看看好了。”雷狮用力在卡米尔头上揉了一把,将他扯到自己伞下。

  


  

  “真那么想看雪,下次先告诉我,我带你去看。”正当他在被子里抱紧自己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雷狮说了些什么。

  


  

  “嗯。”他胡乱应了一声。

  


  

  下次绝不会因为看到雪想到他就这样没头没脑地跑出来了。这样冲动的感情还是埋葬在今天这场大雪里吧。

  

【河镜老师的文总是甜甜的,看得我少女心泛滥】

  


  

第十一棒 @静风三级东南向 (画)

  


【静风老师过水彩画的超好看,为了这次接龙她还跑老远扫描了好几次,辛苦了呜呜呜】

  


  

第十二棒 @若草カメルン (文)

  

『初雪』

  

下雪了。

  

积聚了整个晚上的云层终于在周末的清晨得到释放,在灰青的天空中下起薄雪。我在微冷的空气中睁开眼睛,下意识伸手摸向另一边大哥的位置。

  

是冷的。

  

我失神了一会才记起——今天是周末的开始,是约会的日子。

  


  

走出房间的时候大哥已经做好早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节目,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餐具。平时一直是我负责早餐的部分,在这种特别的日子里小小的意外收获也让人心情愉悦。早餐是培根和蛋,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香气温暖了冷色的餐厅。

  

「去采购食物吧。」我和大哥断断续续地聊着换上了和平时的风格不太一样的茶色大衣戴上了浅绿色的帽子,而他的穿着和平时也没什么差别,印着星星的头巾也一如既往地戴在头上。我看着面前爱慕的人,视线不禁移向窗外仍在飘雪的灰青色天空。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带着暧昧心情的话语脱口而出。

  

他看了我一眼也看向窗外微微挑了眉。「不,今天天气不好。」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转过头看着他漂亮的紫色眼睛再次强调。

  

大哥和我四目相对,沉默了一会露出一个微笑。「没错,今天是个好日子。」他低下头凑过去,我们在暧昧的空气中交换了一个吻。

  

「走吧。」一吻结束,大哥又亲了亲我的嘴角,自然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将我带出去。

  

天空還在下著粉雪,但是雲層中間已經透出幾片陽光了。

  

今天是初雪的日子,會是個好日子的。

  

  【aki的文和她人一样也是甜甜的,我实名心动】

  


  

第十三棒 @无患木 (画)

  


【怪兽老师画得又快又好,在集训的时候参加活动辛苦了(鞠躬)】

  


  

第十四棒 @大白兔奶糖🍭 (文)

  

卡米尔有一条围巾,它并没有很贵重,但是雷狮送给他礼物。所以卡米尔每次都带着这条围巾,尤其是在冬天。

  

围巾的材质不是特别厚实,而冷风依旧会钻过缝隙舔舐皮肤带来一点点刺骨的寒冷。

  

雷狮总是觉得卡米尔在发抖。

  

今天是有太阳的晴天,他们出去采购,然而雷狮握了很久的那只手还是冰凉的。

  

于是雷狮停住了脚步,他伸手拉开卡米尔的围巾,浅浅地吻住对方有点起皮的嘴角,呼出的热气驱散了一点点寒冷。

  

而卡米尔被他的袭击小小的地吓到,还好这是一个没有人的转角。

  

然后雷狮开始慢条斯理的整理卡米尔的围巾,而卡米尔也很耐心。直到雷狮觉得已经裹得严实,才满意的松手,抓紧卡米尔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两个人紧靠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只有阳光的温度还在照亮这一处。

  

【兔兔老师果然是隐藏文手,还是奶糖!!!!妈的好甜】

  


  

第十五棒 @更生秋挽 (画)

  



  

第十六棒 阿柒(文)

  

谷雨

  

无际的天空上浅灰浮云翻滚遮掩阳光,正是谷雨时节,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还不时大街小巷都只有行走匆匆的路人,显得城市格外压抑。

  

  

  

  不远处学校的下课铃隐约响起,骤起的欢呼声给午后增添了不少活力。卡米尔撑着一把素灰色的伞,随人群由大道缓缓前行,然后左转进了一条小巷打算抄近路回家。

  

  

  

  还没走到小巷子一半的路程,卡米尔突然听到细微的声响,似是动物的叫声合着物体摩擦的声音。停下脚步瞬间周围重归宁静,刚抬脚走了两步却又听见声音,卡米尔默然叹气轻手轻脚循着声音找去。

  

只见一堆废弃纸盒胡乱被丢弃在垃圾箱不远处,一抹白色在纸盒缝隙间若隐若现。

  

  

  

  卡米尔放慢脚步走到跟前蹲了下去,小心翼翼扒开两边被雨水浸湿发软的纸箱,看见了伏在阴影里的白色小奶猫。

  

  

  

  原来是猫。

  

  

  

  卡米尔得到答案正打算起身离开,角落里的猫咪突然站起来朝他走了几步,却又被滴落的雨水惊吓迅速躲了回去,颤抖着身子蜷缩在一起。然而借着片刻光线,卡米尔清楚的看到了那双和自己一样湛蓝的眼睛里,充斥着纯净。

  

  

  

  皱眉思虑片刻,卡米尔最终还是伸手将小猫搂进了怀里,裹紧外套为它遮住风寒,然后朝家赶去。

  

  

  

  等到了家门口,卡米尔插入钥匙之后又有些犹豫,他低头再次看了看手臂里圈着的小猫,与它对视几秒后打开了门。

  

  

  

  “卡米尔,我早上不是嘱咐过要你今天早点…”

  


  

  正在厨房准备食材的雷狮听到动静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卡米尔怀里的不速之客。

  

  

  

  “你捡了个什么回来?”

  

  

  

  干脆的丢了手头事,雷狮打量一番茶几上端坐着的小猫,侧头询问正在拍打外套上水珠的卡米尔。

  

  

  

  “大哥,如你所见,只是一只被抛弃的小奶猫。”

  

  

  

  卡米尔穿过客厅到阳台上撑开雨伞,搁置在地上后才走回来在雷狮身边坐下。

  

  

  

  雷狮熟练的抬手揉两把卡米尔柔软的发顶,凑近身子如往常一样在他额头上亲吻一口。

  


  

而后挑眉将视线移向了仍在茶几上,正歪头仿佛在打量两人的小猫。

  

  

  

  “所以?你不要告诉我你要养这个脆弱的小东西。”

  

  

  

  “大哥…”

  

  

  

  卡米尔伸臂将小猫咪抱进怀里,用毛巾裹上仔细擦拭着它身上的水珠。听到雷狮的话卡米尔和小猫同时抬头,一大一小两双透亮的蓝色眸子都用期盼的眼神望向雷狮。

  

  

  

  雷狮沉默片刻突兀轻啧一声,伸手把卡米尔连人带猫搂进怀里,下巴搁上卡米尔发顶,不情愿般懒洋洋开口。

  

  

  

  “行行行,那就养。”

  

  

  

  “那大哥给它起个名字。”

  

  

  

  “名字啊…就叫啤酒吧。”

  

  

  

  “…好。”

  

  

  

  两个人的生活多了一只猫并没有太大变动,除了啤酒在洗澡时溅了雷狮一脸水,让他气的想把啤酒直接丢出去,一切依旧是平淡而温馨的。

  

  

  

  直到…

  

  

  

  一个平凡的周一早上,卡米尔突然从睡梦惊醒,睡眼朦胧看了眼闹钟发觉时间还早,他磨蹭着洗漱完正打算去给啤酒加猫粮,却突然发现小窝里空无一猫。

  

  

  

  “啤酒——”

  

  

  

  卡米尔控制着音量在家里四处呼唤寻找,每一个角落都没有错过,却仍然没能发现啤酒的身影。

  

  

  

  细微动静仍旧吵醒了雷狮,他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有些失落无措站在客厅的卡米尔。

  

  

  

  “卡米尔…?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雷狮打着哈欠踩着拖鞋走到卡米尔面前,这才看到他微微发红的眼眶。

  

  

  

  “卡米尔,发生了什么?”

  

  

  

  听到声音卡米尔骤然抬头,抿抿嘴一把抱住了雷狮的腰。

  

  

  

  “大哥…啤酒不见了。”

  

  

  

  雷狮环视一圈客厅,视线在客厅打开了一条缝的窗户上停留片刻,随即低头专注的看着怀里的卡米尔,伸手抚摸两下他后背低声安抚。

  

  

  

  “不要急,我去找找。你先收拾收拾去上学,回来就能看到啤酒了。”

  

  

  

  得到雷狮的许诺,卡米尔勉强放下一半的心,背上书包去了学校。

  

  

  

  第一次感觉上学时间如此漫长的卡米尔,在下课铃响后迅速跑回了家。打开门他才发现,不只是啤酒,连雷狮都不见了踪影。

  

  

  

  心不在焉的刷了半个小时左右奥数题,满脑子都是雷狮和啤酒的卡米尔压抑着烦躁放下笔,到客厅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等着雷狮回家。

  

  

  

  夜幕降临,窗外又响起了清脆的滴答雨声,风撞击在玻璃上发出呼呼嘶吼,卡米尔的视线透过窗户投进无边黑暗。

  

  

  

  突然,门外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卡米尔猛然回神连忙起身,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到玄关开了门。

  

  

  

  回来的果然是雷狮。只见他掀开头上的外套连帽,露出沾着雨水的脸颊,明明有些狼狈,紫罗兰般的双眸里却写着肆意嚣张。

  

雷狮拉下外套拉链,从怀里一掏把东西塞入愣住的卡米尔怀里。

  

  

  

  卡米尔下意识低头一看,是正在假装乖巧试图逃过挨骂的啤酒。

  

  

  

  “大哥…”

  

  

  

  卡米尔小心翼翼的圈起啤酒侧开身将雷狮迎近屋,看着人淋湿的背影突然不知道如何言语。

  

  

  

  “我答应过你把这家伙找回来,肯定不会食言。”

  

  

  

  换上家居服,雷狮回到客厅看着仍赤脚站在客厅口的卡米尔皱了皱眉。

  

  

  

  “先把鞋穿上。”

  

  

  

  卡米尔这才回神坐回沙发,眨巴着眼等雷狮在旁边坐下,将啤酒放置在身后挪近身子。他仰起头手臂攀住雷狮宽厚的肩膀,有些忐忑但坚持的轻轻用嘴触碰上雷狮双唇。

  

  

  

  正欲离开,卡米尔眸中雷狮的面容骤然放大,随即炙热呼吸扑上肌肤,夹着浓郁男性气息的包裹住卡米尔全身,然后来不及合上的双唇被趁虚而入。

  

  

  

  啤酒蜷缩成一坨沉沉睡去,沙发上热吻的两个人仍未结束,屋外唏嘘小雨愈下愈大。

  

  

  

  寒潮结束,夏季要到了。

  

【又是一个肝帝,好暖的故事❤超级喜欢】

  


  

第十七棒 @HD一端反称 (画)

  


【端一老师画得实在是太快了呜呜呜,而且很好看,我已经语言匮乏orz】

  


  

第十八棒 @颜离肆🌙 (文)

  

卡米尔有些头疼的看着脚下似乎是在撒着娇的雪白的猫,一声声的喵喵叫着。他蹲下身子,猫儿就立刻钻进卡米尔的臂弯,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

  

他只能无奈的给怀里的小少爷似的猫儿顺着毛,猫儿慵懒的喵了一声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样子是睡了过去。

  

猫儿被暂时安置在了橱柜旁,卡米尔整理着被它扒乱的橱柜,连雷狮钟爱的啤酒也掉了一地,玻璃瓶的甚至摔碎在了地上,金黄色的液体撒了一地。

  

卡米尔轻叹一口气,打算先把猫儿送回窝里再清理这些麻烦。

  

“卡米尔。”

  

半掩着的厨房门被雷狮推开,入目的是卡米尔和他怀里刚睁开眼睛的猫儿,和卡米尔一样的蓝色眼睛里全是清澈的无辜,毛茸茸的头蹭着卡米尔的下巴。

  

雷狮拎走卡米尔怀里的猫儿,不顾它喵呜喵呜的叫声,把它关在了厨房外面。

  

“胆儿肥了啊卡米尔。”

  

卡米尔被逼到了厨房的角落,淡淡的啤酒味和雷狮身上的味道像极了,总会让他安心。雷狮一只手扣住卡米尔的头,手下松软的触感不能再熟悉。

  

他俯下身子,洗发水的味道一略而过,雷狮在那双剔透的蓝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半张的唇瓣欲言又止。

  

卡米尔有些头疼的看着脚下似乎是在撒着娇的雪白的猫,一声声的喵喵叫着。他蹲下身子,猫儿就立刻钻进卡米尔的臂弯,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

  

他只能无奈的给怀里的小少爷似的猫儿顺着毛,猫儿慵懒的喵了一声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样子是睡了过去。

  

猫儿被暂时安置在了橱柜旁,卡米尔整理着被它扒乱的橱柜,连雷狮钟爱的啤酒也掉了一地,玻璃瓶的甚至摔碎在了地上,金黄色的液体撒了一地。

  

卡米尔轻叹一口气,打算先把猫儿送回窝里再清理这些麻烦。

  

“卡米尔。”

  

半掩着的厨房门被雷狮推开,入目的是卡米尔和他怀里刚睁开眼睛的猫儿,和卡米尔一样的蓝色眼睛里全是清澈的无辜,毛茸茸的头蹭着卡米尔的下巴。

  

雷狮拎走卡米尔怀里的猫儿,不顾它喵呜喵呜的叫声,把它关在了厨房外面。

  

“胆儿肥了啊卡米尔。”

  

卡米尔被逼到了厨房的角落,淡淡的啤酒味和雷狮身上的味道像极了,总会让他安心。雷狮一只手扣住卡米尔的头,手下松软的触感不能再熟悉。

  

他俯下身子,洗发水的味道一略而过,雷狮在那双剔透的蓝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半张的唇瓣欲言又止。

  

雷狮又往下俯了俯,一切言语都停在唇边。

  

猫儿一直在门口叫着,小爪子拍着门

  

【两人养猫太可爱了吧】

  


  

第二十棒 @skyin把卡卡吹上天 (画)

  



  

【心动雷卡,而且画的太快了,真的太快了,我要向她学习】

  


  

开展了半【chao】年【chang】的接龙活动终于结束了(泪奔),希望下一次活动时间能短一点(?)

  

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大家都辛苦了。

  

一起喜欢雷卡真的超级棒❤

  


 
评论
热度 ( 103 )
  1. 无患木你有雷卡 我要睡你 转载了此文字
    太赶了!真的丢人了呜呜呜呜呜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