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Nite.》#18

>>目录<<

>>前文<<

*19世纪黑手党pa

*轻微安卡,慎入

求求你们点BGM


很狗血,大家别打我,但真的是我一直想写的东西【

#18

“抱歉,这案子我不接。”

 

卡米尔起身的时候这么说道,一边向助理点点头示意他送客。

 

“等一下,是不是对方也找了你?”

 

接待室里的客户似乎还不死心,但这句话没有对卡米尔离开的动作产生丝毫阻碍。他的助理不知所措地看看略带激动的客户,又看看卡米尔离开的背影。

 

“你们已经签了吗?雷鸣先生,请等一下,接我这边绝对更容易获胜。”

 

卡米尔出门后还隐约听到客户追出来又说了几句,他不敢想象助理是怎么送走他的,他助理在这方面有神奇的能力,会留下他也是因为这点。

 

安迷修正在办公室悠闲地把餐点从推车上拿到被当成餐桌的办公桌上。他们在市郊有栋小房子,但很少回去,事务所的顶层被腾出来装修成了起居室,往下一层是他们的办公室,两人平时基本都住公司里,偶尔一起回那栋小房子都算是出游了。


卡米尔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进来了。

 

“怎么样?”安迷修抬头问道。

 

“他带来的文件我都让金去复印了一份。”

 

“哦,这案子接了?”

 

“没有,”卡米尔过来帮着一起摆起了餐具后给自己拉了把椅子过来,“他是莱娜的对家。”

 

“原来如此。”安迷修也坐下,语气里不带任何意外之情。

 

“莱娜她们集团到底什么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仇家?”

 

“做生意嘛……其实我也不清楚,她上头的大老板是个复姓的中国人,好像……”安迷修顿了顿,有点顾虑地开了口,“和黑手党有关系,所以。”

 

卡米尔听了没回话,安迷修便又补了一句,担心卡米尔是因为“黑手党”这个词而有所反感,“但他们出的钱也好、名声上的影响也好,远高于她们十几个仇家加起来的。”

 

卡米尔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说要给金留份吃的。

 

“你对助理挺好?”安迷修边吃边随口问了句。

 

卡米尔瞥他一眼答到,“我对其它员工不好吗。”

 

安迷修默认地点点头,“对了,明天我陪个客户出去旅游两天,大概周五回来。”

 

“嗯,去哪。”

 

“佛罗里达。”

 

“好。”

 

“那今晚早点结束,一起吃个饭?”

 

卡米尔简单地结束了午餐,手里拿着一份单独分出来的一小盘吃的打算离开去找金,“可以。”回答的同时回头疑惑地看了安迷修一眼。

 

“今天是你生日。”

 

卡米尔笑着摇摇头,“我已经……27岁了……”

 

“你25岁。”

 

“好吧……我已经25岁了,不用特地……”

 

“我们很久没一起正常吃饭了。”

 

“因为你总是要陪客户,还有各种晚会。”

 

“谁让我们事务所小呢,要想纽约第一不卖命怎么行……等等雷鸣,车钥匙先给你,明天客户会来接我。”

 

“……还有,带人回来,注意安全。”

 

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卡米尔停下又退回来几步,伸手一把接住安迷修扔过来的车钥匙,心里估摸着应该是陪那个一直对安迷修有意思的女客户,“你还是叫我卡米尔吧。”说完便拉上门走了。

 

到纽约后卡米尔还是读了法律,他改名换姓,除了名字的第一个发音,看起来已经和雷狮没有了任何关系。安迷修靠父母在当地的人脉搞起了律师事务所,等卡米尔证书一到手,就在他这儿开始干活儿了。

 

美国当地黑手党不比西西里的低调,卡米尔还接过几个和他们有关系的案子,也因为自己有相关经验,这方面案子基本来一个赢一个,渐渐的也就有了名气,日子步入了正轨。

 

那么什么是正轨呢?没有雷狮的日子吗?早出晚归、工作顺利、家事安稳的日子吗?

 

两人都高估了时间的功效,五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变。那个卡米尔本在五年前想问的问题至今没问出口,期间两人在战后回过一次意大利,他们尽力找到还勉强能认得的警察,拜托查到的处决名单上有雷狮的名字。

 

当时看名单的时候只有卡米尔和那个警察在场,安迷修没能逃开旧友的联络,惴惴不安地离开了卡米尔三个小时再回来后,卡米尔和平时一样冷淡地告诉他名单上没有雷狮,但也没记录他判的什么邢,在什么监狱呆过,什么时候假释,卡米尔说,什么都没有。

 

这最后一个问题,他要带到坟墓里,只要别人不知道,他就能一辈子假设雷狮还活着,他还能和安迷修开玩笑兴许会在哪里哪里突然相遇,还能为这不知何时能来的一天做一些假惺惺的准备。

 

当然他没告诉安迷修的不止这点。刚到纽约的第一年,他深刻体会为什么一个人的离开能让另一个人崩溃。他没告诉安迷修,不继续读研是因为他上了自己导师之后不愿意继续和导师发展关系,而被打压了考研资格;他没告诉安迷修,因为考证接近满分而被纽约几家大事务所招揽的时候没去,是因为他吸食大麻,无法通过体检。

 

但至少有安迷修在,他还能保持表面的衣冠楚楚。

 

“卡米尔?”

 

“……抱歉,走神了。”

 

“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就不能热情点。”

 

“周五就回来了吧。”

 

“是,是,快吃吧,我好不容易才约到这家餐厅的包场,”安迷修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物盒放到卡米尔手边,“给你,生日礼物。”

 

卡米尔笑笑,当即拆了起来,“……你怎么弄到的?”

 

盒子里是一本他之前说想收藏的书,这份应该是作者的初版手稿,有好几页上作者还画了小插图。

 

“拜托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总之你喜欢就好了。”安迷修点着头笑笑。

 

卡米尔不知道安迷修的心境变化具体是怎样,总之他不再争分夺秒地示好,开始普通地和卡米尔来往,尽管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从没催促过卡米尔怎样,只是偶尔开着玩笑说说什么时候能在一起之类的话,可能是怕戳到卡米尔的痛处,可能是卡米尔到这儿的第一年状态过于消极,又或者他已经满足于现状。

 

当然安迷修也是人,卡米尔知道他始终有一个虽然不认真但也没有太随意对待的情人,时间短的大概持续一个月,最久的能有半年。

 

就这样吧,一辈子这样,每天想象着在哪里会遇到雷狮,然后和所有失去恋人的失魂落魄的人一样,找一个和自己恋人有相似之处的人共度良宵,第二天各自好聚好散该干嘛干嘛,等安迷修成家了自己就更多照顾一下事务所,等到他有孩子了就让人叫自己一声叔叔。

 

真像在做梦。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74 )

© ©喂?你好,我是咧咔。 | Powered by LOFTER